原地过年三亚别墅一晚超10万 大理民宿腰斩至200元

瑶哥提到,身边许多大理民宿主都成为了“微商”,“现在在线上售卖产品的营收占到了60%,但也仅仅能维持日常开支,我们平时开玩笑都在自嘲,卖什么房(间),卖东西就好了。”

“像三亚五星级酒店的双卧套房,现在一晚的价格在14000-15000元左右,但春节期间最少要去到18000-19000元。”

一家三亚本地的旅行社工作人员张冰(化名)告诉时代财经,虽然春节期间酒店价格高涨,但近几天,前来咨询度假酒店和精品民宿的客户却只增不减,她的微信客服号曾在半小时内收到41个好友申请。

去年疫情爆发以来,“宅酒店”这种无需舟车劳顿的一站式度假方式,满足了都市高净值人群无法跨国跨省的度假需求。在原地过年的倡议下,不少人更青睐本地出游,酒店度假的趋势愈加明显,一线城市、新一线城市及其周边的高端度假酒店、民宿迎来2020年元旦假期后的预订“小阳春”。

然而,宾客如云的热闹只属于部分高端度假酒店和精品民宿,整个住宿业依然笼罩在“一房难卖”的阴影中。

三亚别墅一晚超10万

在广州从事新媒体工作的王丽(化名),今年不打算折腾回老家过年了,响应“原地过年”的号召,打算春节期间和男朋友到广州周边酒店度假,但看了一圈从化、增城、南沙等度假酒店的房间价格后,她打消了这个念头,“原本以为就地过年可能没什么人出去玩,酒店价格会便宜一些,但现在稍微好一点的酒店普通大床房都1000多元了。”

王丽提到,2020年4月,在受疫情冲击影响下,她曾“薅羊毛”花了1800多元在广州南沙花园酒店订了一间120平方米的套房,“当时酒店人少,消杀措施也到位,住的很舒服很安心。”

春节期间度假酒店的涨价让王丽和男朋友有些望而却步,却未击退许多渴望在春节期间团聚出游的家庭。

根据携程2021年1月20日所发布的《原地过年宝典》,超过8成的用户倾向于本地出游,“酒店度假”成为用户青睐的出游方式。截止该报告发布,全国酒店预定量前十的城市依次为:上海、三亚、北京、广州、苏州、杭州、南京、大理、深圳。其中,高星级酒店的预定量占比高达66.8%,且近郊度假型酒店更受用户欢迎,多地出现“一房难求”的情况。

以云南大理为例,时代财经在大众点评上以“豪华/五星级”为筛选条件浏览发现,2021年2月13日至14日,大理THE ONE古城一号院、五彩云玉泉酒店、大理国际大酒店等多家酒店显示“已订完”状态,且这三家酒店均价在786元至1115元之间。

张冰介绍,当前可供预订的酒店套餐价格,一晚最低也要799元,最高则达到10万元。她介绍,以三亚美高梅度假酒店上架的春节别墅套餐为例,豪华泳池三卧别墅在2021年2月13日至2月16日期间,一晚价格为109999元,且该套餐“需连订两晚,预定后不可更改不可取消”。

时代财经从三亚、上海、云南的本土旅行机构了解到,春节期间当地高端度假酒店、精品民宿和别墅的套餐预订价格仍在实时更新。张冰说:“春节之前价格应该还会涨,昨天有个酒店的套餐还涨了100块钱。”

酒店度假的火热并不限于春节七天假期。张冰表示,由于越临近春节酒店价格越贵,也有不少顾客选择避开春节出行高峰到酒店度假,“像三亚海棠湾仁恒皇冠假日度假酒店,2月7号到10号所有房间早就订满了。”

在易观旅游行业分析师韩梦莹看来,高端度假酒店在春节期间出现爆火现象是必然的。一方面,政府提倡就地过年,外来务工人口密集度较高城市,消费者更倾向于在城市周边选择中高端的度假产品,拥有完善的服务设施、安全和卫生保障的度假酒店则成为他们理想的选择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原地过年倡导之下的“酒店度假”热潮中,绝大部分以家庭为单位出游。广州中国大酒店方面对时代财经透露,在已经预订春节期间房间的顾客中,本地和广州周边地区的客源占据较大比例,且大多为家庭自驾游。

对此,一位不愿具名的行业分析师解释:“中短途的家庭出行对于用户的经济能力是比较高的考验,也对于家庭结构有一定的要求,许多年轻用户要么是单身要么是情侣,按人头来算的话没办法凑高家庭用户的客单价,两者的消费基数存在差距。”

“卖什么房间,卖东西就好了”

高消费能力用户的追捧也让部分高端度假酒店价格水涨船高。与之形成巨大反差的是,绝大多数酒店和民宿在春节期间的预售量十分惨淡。

尽管身处热门旅游目的地大理,浮游花园民宿店主瑶哥却不得不面对一个冷清的春节,她对时代财经坦言:“往年春节期间的我们民宿价格在600元以上,入住率能达到100%,今年房间均价已经降到200-300元,但到目前为止,一个预订也没有。”

瑶哥惨淡的民宿生意在春节期间并非个例。

位于广州西关区的归觅民宿创始人蒋晓晖表示,城市民宿的客源重度依赖跨省旅游,今年一月国内疫情多地散发是个分水岭,“在这之前刚好许多公司举办年会,我们民宿入住率能达到80%,之后很多订单都取消了,目前民宿入住率只有10%。”截止目前,归觅民宿春节期间的预定量也仅10%。

即使是五星级酒店中国大酒店,春节期间的房间价格也进行了回调。中国大酒店方告诉时代财经,疫情前酒店房间均价在683元左右,但今年春节期间房间均价降至500元至550元之间,“其实疫情后差不多都是这个价格,因为首要目标是提高住房率,以及酒店整体营销。”

尽管如此,中国大酒店在今年春节酒店预售速度还是变慢了。广州中国大酒店房透露:“以往几年中国大酒店的预定高峰是在春节前3-5天之间,今年预计预订速度比2019年春节要慢,大部分潜在客户仍处于观望阶段。”

尽管不少酒店和民宿试图通过降价、推出预售房等方式引流,预售情况却达不到预期,但酒店、民宿主承受的运营成本压力却是肉眼可见的。

“像我们民宿一开张,每个月经营成本就要20000元,按照房间均价200元来算,入住率起码得达到60%才能回本,但现在只有10%的入住率。”瑶哥表示,迫于经营压力,她只好辞退了民宿的前台。

除此之外,酒店、民宿主们也“各显身手”以最大程度地挽回损失。

中国大酒店方介绍,为了响应“就地过年”的倡议,酒店今年额外推出年夜饭“外卖”自提、年夜饭自助晚餐的服务。

瑶哥提到,她身边许多大理民宿主都成为了“微商”,大家开始在微信上售卖一些周边产品、推出春节礼盒等,“现在在线上售卖产品的营收占到了60%,但也仅仅能维持日常开支,我们平时开玩笑都在自嘲,卖什么房(间),卖东西就好了。”

时代财经了解到,浮游民宿当前已经推出了包括茶包套装、木勺盲盒、植物标本画、草莓干、春联等产品。

归觅民宿作为一家拥有住宿、餐饮、售卖文创产品的复合业态民宿,不同业态的营收比例也发生了改变。蒋晓晖透露,当前民宿营收中,住宿、餐饮、文创产品三大板块的比例依次为20%、50%、30%,而这一数据此前为50%、35%、15%。

但事实上,不是所有民宿主都能继续坚持经营。瑶哥告诉时代财经,她在与同行的交流中发现,由于春节期间预售量较差,有将近50%的大理民宿主选择关店回家过年。

由此来看,春节期间酒店民宿行业将呈现着冰火两重天的情况。

上述行业分析师表示:“现状就是大部分酒店民宿都会过得很惨淡,只有一线城市和新一线城市的高星度假酒店会好过一点,但一线城市和新一线城市有多少个呢?全国的高星度假酒店也是非常少的。”

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,从客房数来看,2019年我国二星级及以下、三星级、四星级、五星级客房数量占比分别为65%、16%、13%、6%。

事实上,酒店行业这种冰火两重天的情况早已有迹可循,只是临近春节趋势日益凸显。

景鉴智库创始人周鸣岐直言:“由于疫情期间无法出境跨省,原本属于高端消费的出境旅游需求转移到了国内。2020年以来,高端消费旅游市场呈现快速增长,而中低端旅游市场也在紧急萎缩,未来纯靠跑量的中低端酒店生存环境将会越来越艰难。”

同时,宏观经济的下行也对此造成了一定影响。“经济下行对收入的影响一般是从下往上,高净值人群的收入影响有限,且并不妨碍他们在休闲度假消费时对品质的追求;而工薪阶层的收入受到影响后,他们对于旅游等可选性消费的支出会变得更加保守。”周鸣岐说到。

(原标题:原地过年三亚别墅一晚超10万,大理民宿腰斩至200元无人问津)

(责任编辑:陈合群_NB12679)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